请放过我吧,做梦都想上学

图片 1

我也曾爱过你啊,你也曾是我深爱过的人啊!

童年和病魔做伴 至今仍无法上学

幼年篇

“妈妈,这个字怎么念啊?”“妈妈,什么叫唐诗啊?”只要看到妈妈闲下来,小赵晴就缠着妈妈教她认字、学数数,那些同龄人在学习的知识她也渴望了解,但她的老师却只有妈妈。一个8岁的小女孩,却没有健康的犹如苹果般的气色,虽然是健全人却无法如常人一样跑跑跳跳,明明到了适学年龄却只能在家中枯坐……赵晴的童年和病魔做伴,与寂寞为伍,她很少说话,见了陌生人也只是呆呆地注视。

记得小时候,外婆这样对我说:“你爸妈要赚钱钱,以后要供你读书书,买好多好吃的,好玩的给你,来。”指着相片上的那两个陌生人,“这是你爸爸,这是你妈妈”。在我五岁之前,我对于父母的印象,仅仅停留在相片上而已。从我生下来,父亲知道我是一个女孩,便有些不高兴。因为在农村,男孩子才是最重要的,男孩子仿佛就是一种传承。连生几胎都是女儿的人家还在努力生,一定要生一个男孩。在父母那辈人的眼里,男孩子才是传宗接代,养儿防老的,女孩终究是为他人做嫁衣,是别人家的。因为我是早产儿,再加上母亲身体本来就不好,所以我一生下来便体弱多病。母亲没有奶,我也饿得嗷嗷大哭,最后奄奄一息,爷爷也以为我可能活不了,准备把我扔了。或许是老天眷顾吧,一口糖开水救活了我,这样才打消了爷爷要将我扔掉的念头。后来的日子便经常往医院跑,吃药打针早已成了家常便饭。其他的孩子打针要哭,我已经疲倦了,自己脱掉裤子,露出半个屁股,趴在外公大腿上,等着医生来打针的时候,咬住牙齿,一声不吭,就这样度过自己在医院的日子。‍️医生夸我真能干,要不是经过了那么多,谁又愿意这样呢。

赵晴出生于静海县台头镇一个普通家庭,从1周岁时起,就因感冒、发烧、抵抗力低下三天两头往医院跑,被确诊为复杂先天性心脏病。“医生说孩子的心室不全。”父亲赵宝秋一脸愁容地说,“从五六岁开始,发现孩子的指甲变紫了,后来整个手指都紫了,直到近两年连手腕也发紫了。”现在,赵晴每天都只能在床上坐着,看着弟弟跑来跑去,而她到院子里走一走就会喘大气。

母亲将我带到一岁时,便将我交给外公外婆,去昆明找我父亲去了。直到我五岁那年,我被接到昆明,才看见了我父母真实的样子。“这两个人就是我的爸爸妈妈吗?他们长得可真好看,可是好像比照片上要老一点”没有激动,没有兴奋,更多的是有些怯懦和紧张。看着眼前的两个陌生人一般的亲人,我不知所措。虽然外婆之前一直告诉我这是我爸爸妈妈,可是长达四年的没有接触,我还是很抵触。还好当时外公带着我在昆明和父母待了一段时间,外公的帮助让我与他们慢慢熟悉起来。后来外公离开,我便正式和他们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

更让父母焦心的是,赵晴饭量并不小,但体重却持续下降,现在体重仅有50斤。“她没有运动消耗,但怎么吃都不长肉,肯定和她的病有关系,这可怎么办啊!”

心里慢慢接受了这就是我父母,也会和他们撒撒娇。五岁了,父母要上班,没有时间照顾我,便将我送到了一个民办幼儿园,从此,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