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太阳:,我的哥们

太阳 1

太阳 1我的大学同学老七是一个花样美男,跟照片上这小子特别像。上面二个姐姐,一个比他大六岁,一个比他大八岁。老七从小被泡在蜜罐里,父母姐姐对他宠的不得了。上大学的时候经常见他姐来学校,给他洗衣服,床单,刷鞋什么的,他妈妈为了他,特意在大学校园附近租的房子,老七喜欢跟我们混在一起,不怎么去那个他妈妈租的房子,他妈妈和姐姐们来看老七的时候住在那里,给老七做吃做喝然后送来。老七平时嘻嘻哈哈,人很仗义,很善良,但是脾气不好,一旦不合他的心意马上酸脸。他跟我们还好,对那些他看不惯的人叽叽歪歪,不爽的表情都挂在脸上。因为长得帅,学校里喜欢他的女孩子多,老七无外乎跟人家哈哈的,他玩心大,休息时间不是踢球就是跟我们一起打扑克,对女孩子的追求,他似乎从不在意,对她们也都很友好,但是谁要是耽误他玩,或者对他纠缠,他就上来那个坏脾气了,叽叽歪歪,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有时候甚至把人家撵走,转身又哈哈的玩去了。大四的时候,新换了一个教授。有次去饭堂吃饭,偶遇教授跟他女儿一起去吃饭。教授的女儿看起来三十岁出头,身材曼妙,五官柔美,那天记得她穿着一件浅灰色底,带浅粉色和玫粉色小花的真丝旗袍,发髻挽在脑后,一缕短发妩媚的飞在耳边。一对珍珠耳钉。我们几个打完饭故意抢到教授对面但不是同一桌的座位,想看看他女儿。呀!古典美女啊!美女一双大眼睛顾盼生辉,洁白的皮肤,线条优美的嘴唇,我们都看呆了。美女似乎觉察到了我们几个贪婪毫无避讳的眼睛,抬起头对着我们几个微微一笑,又埋头吃饭了,教授也跟我们打了个招呼继续吃饭。上学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见到教授的女儿,我们周围那些青涩的女孩子跟她比起来忽然就让我们觉得哪里都不一样了。我们对教授女儿只是觉得她好看,可是老七忽然就变了。他开始每天盼着吃午饭,每次去饭堂都到处看,好像在找谁,我们也知道他希望再一次看到教授的女儿,这家伙一改往日的嘻嘻哈哈,忽然变得心事重重,脸上也没有了太多往日的阳光,我们也不太容易听到他往日里爽朗的笑声了。甚至有时候他吃饭的时候不告诉我们,自己一个人去。有一次我们几个人很早就去了饭堂,还没开饭,哥几个坐在那里聊天,忽然,教授的女儿推门进来,老七的眼睛就直了,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了,盯着教授的女儿,我们随着他望去,教授的女儿似乎刚刚洗过头发,因为看起来湿漉漉的,随意用发卡挽在脑后,身着一件极浅的海蓝色连衣裙,把皮肤衬的更白了,脚上穿着一双浅粉色棉拖鞋,浅红色的细腻的脚跟,我们几个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她很快察觉了,对着我们几个傻小子微微一笑,坐在邻座,手里拿着一个很薄的小本子不知道在看什么。开饭了,饭打来之后我们开始吃了,只有老七吃不到一分钟就抬头看看美女。美女吃的不知是很少,还是很快,吃完去洗饭盒,然后就往门口走。老七忽然扔下没吃完的饭就跟了过去。我们替他捏了一把汗,心想这小子大概是对美女着魔了。我们的眼睛一直尾随着老七,老七并没有对教授的女儿做什么,只是替她开了门,目送着美女离开,他才神情恍惚的回来。之后老七经常问我们一些教授女儿的事,我们知道的不多,只是问及其他老师的时候打听过几次。我们那年大概21岁,而教授女儿比我们大十岁,32岁,是一位有家有丈夫有个8岁的儿子的女人,是一个医院病房的医生,她看起来非常温柔,也很雅致,当时我们内心不知道萌动的是一种什么心情,但是老七很显然对她非常着迷。我们几个也说过他,说他那些想法不切合实际,人家有家,有儿子的,老七忽然就跟我们经常说他多么讨厌教授的女婿,说他看过他一次,一看就是个算计的人,一脸的奸相,配不上教授的女儿,烦死他了之类的话。有一次我们几个人在一起玩滑板车,老七滑的不是很熟练但是很快,他在拐弯的时候忽然见教授的女儿迎面走来,他一下失控没有站稳,重重的摔在地上,胳膊肘和膝盖都卡破了,血流了出来。这时教授的女儿忽然跑过去,扶着老七,关切的问他怎么样,老七额头冒着细细的汗珠,盯着她的脸,满脸都是激动和安详,教授的女儿不知道老七的心理,只是出于对他受伤的关心,让我们几个把老七扶到门诊处理一下,她也跟着去了。包扎好了伤,她让我们给老七送回去,叮嘱一下换药,清洁的事就走了,临走对老七说:“以后慢点滑,小心摔倒。”老七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离开,眼里竟然溢满泪水。我们毕业后各奔东西,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也有过很多联系,说起当年老七和教授女儿的事,老七没有太多说什么,只是说,他现在的媳妇就是他从教授女儿那里才有的择偶标准,柔媚,温和,安静。尽管这些都是外在,可是对老七的影响却是终身的。

这一句话,穆君兰和小卓差点一口呛死。

这位任大小姐莫不是吃错了药了?

白衣公子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浅笑道:“姑娘这是怎么了?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哦。”

任雪嫣神情复杂地看着这位公子,语无伦次道:“妈妈你……你这是……干什么……”

白衣公子折扇轻合,打趣的口吻说:“小姑娘,你这是哪里话来?我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可能是你妈妈?”

话音刚落,却听得身后响起了一个无奈的声音:

“秦苑夕大小姐,闹够了吗?”

白衣公子向后看时,只见任叶桐正盯着自己,脸上带着无可奈何的笑意。

白衣公子忽然轻笑了起来,猛地折扇打开,再转过身来时,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不是什么公子,而是一个绝世美人。

天下美人千千万,而真正能称之为“妩媚”的,恐怕并不多。

而这位美人的眉梢眼角,似乎写尽了温柔缱绻。惹人注意的更是她那微绻的棕发,和碧绿秋水般的瞳。

任雪嫣却已经激动地扑上前去。

“妈妈!果然是你!”   

这位当然就是任夫人秦苑夕。

除了任夫人,还会有谁。

秦苑夕一把将雪嫣楼在了怀里,吃吃笑道:“我的宝贝,怎么一眼就认出来了?”

任雪嫣在怀里蹭了蹭,嬉笑着说:“若真是个男人捏了我的脸,爹爹早就一巴掌扇死他了。”

任叶桐仍然在无奈的笑。

只是这笑容已经变得温柔。

秦苑夕在他身边坐下,眨了眨眼:“你怎么认出我的?”

任叶桐看着她,悠然道:“你就是扮成鬼我都认识你。”

秦苑夕狠狠剜了他一眼,喃喃念了一句:“老不死的……”

一旁,穆君兰和小卓早已目瞪口呆。

这个剧本变得有点快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